当前位置 首页??yabo2019下载??雕塑

评加拿大温哥华美术馆展览“阿尔伯特·贾科梅蒂:穿越时代”

时间:2019-07-31 17:34:01 来源:互联网 编辑: 阅读: 次 手机版

“不乏虚空”(No Lack of Void)是荒诞派剧作家塞缪尔·贝克特(Samuel Beckett)说过的一句话,他和沉默寡言的雕塑家、画家贾科梅蒂一样,总是不苟言笑、严肃至极。但他们二人却成了好朋友,并时常徜徉在二战后的午夜巴黎。这句话实际上来自于贝克特最着名的戏剧——《等待戈多》中的一句台词,而贾科梅蒂也曾为这部戏设计了标志性的布景:空空的舞台之上,站立着一棵孤独的、光秃秃的,甚至漂白了的树。

贾科梅蒂在工作室中,1960年?图片:wikimedia
贾科梅蒂在工作室中,1960年?图片:wikimedia

贝克特把这句台词给了《等待戈多》中的小丑主角,作为其自嘲时的一句话。但是“不乏虚空”,也极好地描述出贾科梅蒂最着名的青铜人物雕像的标志性风格——厚重但看上去又显得弱不禁风。当前在温哥华美术馆的展览“阿尔伯托·贾科梅蒂:穿越时代”(Alberto Giocometti: A Line Through Times)就全面地展示出这位20世纪最伟大的雕塑家,是如何在二战后的巴黎和伦敦占据了艺术界的一席之地。

在展厅的一层,播放着1965年拍摄的一部关于贾科梅蒂的纪录片,片中的艺术家一直在工作:捏、削、刮,似乎不舍得放手。这一幕场景的拍摄日期,距离他去世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画面中的贾科梅蒂穿着粗花呢夹克,打着领带,在他尘土飞扬的工作室里的一个粘土模型前不知疲倦地刮着模型的表层。他似乎永不停歇的手上,总是夹着一只点燃的香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刮下的泥土越多,它看上去就越大。”贾科梅蒂用法语低声道。

他很孤独,但在他急躁的紧迫感中并不显得孤单。这是在当时的知识分子,贾科梅蒂和他的朋友或同行们——贝克特、让·日奈、西蒙尼·德·波伏娃、让·保罗·萨特等现代主义者中盛行的一种情绪。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给人们留下了深深的创伤之后,如何理解发生在欧洲和世界的灾难?对人性和现实有什么样的改变?人类社会将往何处去?这成为了摆在他们眼前的难题。

贾科梅蒂·无臂的安妮特·青铜雕塑?1964年
贾科梅蒂·无臂的安妮特·青铜雕塑?1964年
图片:温哥华美术馆

有了这种焦虑带来的影响,战前发端的一系列艺术运动——抽象主义、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等,相比来说就显得薄弱和贫瘠。在20世纪20年代,当贾科梅蒂第一次来到巴黎的时候,他就已经沉浸在这些艺术运动之中。在展览中,贾科梅蒂在这一时期的作品也非常吸引观众,因为它们证明了艺术家不拘一格的好奇心和逐渐增长的技巧。

而当贾科梅蒂离开巴黎,在家乡瑞士度过纳粹占领时期时,他就已经摆脱了巴黎艺术圈的影响,直到他于1946年回到巴黎蒙巴纳斯的工作室时,才逐渐获得了世界范围内的认可。这一时期的雕塑创作定义了他的艺术生涯:人物的形象扎进了宽实的基座,却逐渐缩小至纯粹的“骨架”。

在贾科梅蒂最着名的一些男性人物雕像中,他已经取得了雕塑史上难得的突破。这些雕像中,男人们倾斜着身体、踩踏着基座,看上去摇摇欲坠,却充满力量感。展览中一件这种类型的雕塑《行走的人》,就在美术馆的一层占据了整整一个独立展厅的空间,显示出一种强大、威严的存在感和统治力。

展览现场中的《行走的人》
展览现场中的《行走的人》

贾科梅蒂的雕塑中的女性形象同样让人印象深刻,但和男性倾斜的、运动的形象不同,这些女性人物雕像显示出一种完全静止的姿态:当你盯着她,她同时也盯着你,眼睛深邃而有穿透力。

让·日奈曾问过贾科梅蒂,为什么他以不同的方式塑造男性和女性,贾科梅蒂解释说,女性在他看来“自然而然地更加遥远和神秘”,而他反复打造的女性形象,似乎和他本人有一种亲密关系,就像和他常年受苦的妻子安妮特,或者他的红颜知己、英国艺术家伊莎贝尔·罗斯托恩(Isabel Rawsthorne)的关系那样。

贾科梅蒂·孤独的猎犬·青铜雕塑 1957年
贾科梅蒂·孤独的猎犬·青铜雕塑 1957年

贾科梅蒂最经常使用的模特是他的弟弟迭戈,展览中也展出了他在13岁那年以迭戈形象创作的雕塑。兄弟二人曾共同拥有在巴黎蒙巴纳斯的工作室。迭戈是一位家具设计师,曾帮助贾科梅蒂解决了一系列雕塑结构上的难题。

同时在展览中出现的还有很多艺术家的自画像,贾科梅蒂把一些拉长的、正迈着步子的男性雕像,想象成为在艺术道路上狂奔的自己。人们也会猜想,贾科梅蒂对自己想象中的化身,可能就是一只长长的、瘦削的、嗅觉敏锐的猎犬,穿行在巴黎夜晚的街道,就像他的作品《孤独的猎犬》的那样。

贾科梅蒂固然在其一生中都忍受着某种孤独,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隐士。随着他在战后的声名远播,他在蒙巴纳斯的工作室也成为来自欧洲各地的存在主义者、艺术家和收藏家的朝圣之地。人们竞相收藏贾科梅蒂的作品,最终英国的塞恩斯伯里(Sainsbury)家族成为了收藏者中的赢家。本次展览中的133件作品主要来自他的收藏。

在这次展览中,不仅仅包括了贾科梅蒂本人的雕塑和绘画作品,还展出了一些影响艺术家创作的高度风格化的、具有浓厚民族特征的古代雕像,包括非洲、古埃及和古希腊时代留下的作品。同时也展出了同时代巴黎其他艺术大师的作品,并揭示了这些作品对贾科梅蒂的影响。

其中一些影响是一目了然的,比如威廉·特恩布尔(William Turnbull)、伊莉斯贝思·弗林克(Elisbeth Frink)或爱德华多·保罗奇(Eduardo Paolozzi)的青铜雕塑,以及林恩·查德威克(Lynn Chadwick)和伯纳德·梅多斯(Bernard Meadoods)的雕塑模型。同时我们也看到了弗朗西斯·培根和伊莎贝尔·罗斯托恩的作品。这些雕塑或者绘画形成的集合,对我们了解贾科梅蒂独特风格的形成,有着很好的借鉴意义。而其中最持久和深远的影响,也许来自于那个时代中一些驱使着贾科梅蒂远离“纯抽象”的力量,这让他转而致力于新的“物质性”建构,而这种影响又可以在展览中的杜布菲的绘画作品中找到。

什么是物质性的建构?也许观众们一个常见的行为有助于我们理解这一概念:他们走到贾科梅蒂的雕塑前,总是试图用手触碰一下雕塑本身,看看上面的颜色,究竟是青铜形成的锈迹,还是未干的油漆。

TAG标签:
反馈